陈苗RealTalk:因为要有女性表达,所以我坚持拍电影

四月初,陈苗导演带上自己的新电影《上海的女儿》 奔赴美国参加影片的试映会, 相继在纽约、波士顿与观众见面。最后一站洛杉矶,主办方将场地定在了UCLA,邀请到白睿恩教授主持对话,但活动时间是下午一点至四点,这让陈苗心里犯了嘀咕 “这个时间点有谁会来?”

出乎她意料的是,现场来了两百多位观众。观影过程中,观众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放映结束后他们的表达欲也无比高涨。活动后多家媒体联系陈苗,想要采访她。陈苗在热情的人群中,冷静回应:“你们在影片中获得的共情,主要原因不是我的电影如何,是因为采芹姐太有个性了!她是几百年也出不来一个的传奇人物!”

“我很反对很多男导演说他们在拍女性电影,不是说你们的主人公是女性就是女性电影。尽管很多男性导演的作品由女性做主角,但也许他们会以男性视角来审视女人。” 

 ——陈苗

北京电影学院本科毕业后,陈苗独身赴美求学,并留美在好莱坞制作公司FOX工作。这个工作平台,让她有更多机会接触好莱坞各类活动的从业者们。某天,她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要驾车送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好莱坞亚裔女演员,这让同为亚裔女性的陈苗充满期待。在这份紧张的期待中,陈苗遇见了周采芹。

在送周采芹回家的路上,她问周采芹:“我做电影很辛苦,怎么办?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做?”

周采芹没有直接地建议:“对你来说,电影现在还是一个梦想。”

“对你呢?”她反问。

周采芹淡淡地说:“That’s all I can do.(电影是我力所能及的唯一。)”

“那时候我二十多岁,她六十多岁,我当时就觉得老太太她特别赤诚,她没有虚掩,没有励志之类的空话。所以我对她印象很好。”

那次相遇之后,陈苗好奇地拜读了周采芹的传记。周采芹那在大起大落里处事不惊的气节深深折服了陈苗,她便萌生了想要进一步结识她的愿望。“我们都热爱艺术,上海女人,个性上相似。只是她有点’洁癖’,但我们很搭。”

作为好友,陈苗觉得周采芹真诚、幽默、有个性,但偶尔也比较麻烦。周采芹极致地追求完美,“处女座那个劲儿是很厉害的”,但恰恰是这股魅力劲儿吸引了陈苗。随后,陈苗又萌发了拍故事片的想法,她想拍周采芹的故事!

作为导演,陈苗从来都不是在找完美的人,而是有独特个性的人。周采芹显然就是她想拍的那个人。陈苗渴望在她的光影里,还原最真实的女性灵魂。

2012年,她请了中国的发行人和投资人跟周采芹洽谈,想把她的故事拍成剧情片或电视剧,但没成想七年后纪录片诞生了。也许在陈苗看来,摄影机客观的记录,更能冷静透彻地洞察周采芹这个不朽的女性。

其实,纪录片拿到主角的授权是最艰难的。“你需要彻底进入到她的生活”。为了和周采芹建立信任,陈苗搬进周采芹家一住就是十天。

“我们每天早上十一二点开始聊天,一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甚至是一两点。她的生活、她的家族、她的人生对我来说都非常有趣。她就像我的师长、妈妈、老师。我们天文地理,政治人文,经济科学什么都谈,聊了一个多星期。”

在敞开心扉的互动过程中,周采芹也逐渐了解了陈苗这个执拗的女导演。陈苗给她看了自己拍的《星星的孩子》,周采芹看后就说了一个词:Integrity(诚实、正直)。这不仅仅是对这部电影的评价,也是对陈苗的评价。和周采芹极其相似,陈苗也如此真诚,果决利落地执行,对待电影她秉持着那份从未熄灭的热忱。

《星星的孩子》是陈苗女性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作品。

她在36岁时执导了处女作《米尼》。导演张艾嘉看了《米尼》的剧本爱不释手,并向陈苗推荐了演员李心洁,后来这部电影就由李心洁和刘烨主演。“现在他们也算是一线演员了,但是当时不像现在那么难。”

这部电影的拍摄让陈苗体会到了女性导演在电影行业中的边缘化挣扎。拍戏时遇到的各种阻扰让她手足无措,差点想要放弃。张艾嘉安慰她“总归能够过去的”,因为她自己在拍第一部电影时也是哭得死去活来,什么都不想干了,心如刀绞。事实上所有的问题的确都过去了,“但电影并不成功” 陈苗自嘲着说。

同样,另外一部讲述13岁稚嫩少女成长的电影《十三岁女孩》,参加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展映,在国外反响热烈。可一回到国内,却被偏颇地定性为“儿童片”,不给予发行。整部电影只有一份拷贝,陈苗无奈地把它送给了上海资料馆。

“做电影困难重重,内部、外部、钱、人、脾气……全部都是困难,包括我做《上海的女儿》的宣发也是苦难重重。”

但历经这么多磨难,陈苗深知要遵从内心,执着自己本真的声音。

“我很反对很多男导演说他们在拍女性电影,不是说你们的主人公是女性就是女性电影。我是觉得女性表达一直是在一个男性当道的影视行业缺失的。尽管很多男性导演的作品由女性做主角,但也许他们会以男性视角来审视女人。比如说姜文拍的一些伟大的作品,我就很反感他对女人的塑造。我不否认他是一个出色的导演,但我很反对他拍摄女性的很多角度和方法,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正是因为电影要有女性表达,所以陈苗坚持拍电影。面对无数的挫折,她说:“就自己折腾呗!”

“我认为女性作家、导演、社会工作者、企业家都要联合起来。周采芹在这一点上,始终跟我是紧紧站在一起的。”

周采芹的身份标签很多,女性、亚裔、女演员。在好莱坞残酷的竞争围困下,她不停地寻找自我认同,闯出独属于自己的道路。在陈苗看来,她们都是女性主义者,她们对自己的处境有同样的责任感,她们都渴她们的呐喊声可以真正被倾听。

尽管近年来女性运动沸沸扬扬,但在陈苗眼里什么都没变。

“这是一个漫长的社会进步过程,不是说改变就能变的,这要靠很多代人的努力,随之才能产生有效的社会运动。这种平等不平等,不是只存在在电影行业。这是再普遍不过的社会现象,而且也仍有着许多模糊的界线。有很多中国女性导演拍出了优秀作品,但是和我们真正的才能和想要的表达,差之甚远。而且女导演的作品往往被忽视,得不到该有的认可。”

陈苗和周采芹都是上海人,“上海是家乡,我的上海就是我的中国,对中国的认同是埋置在血液里的。”

她许多创作的自我认可,都与其中国身份的认同紧密相连。她说上海是一个中西合璧、现代、有公民意识的社会,但她对这个城市交织的爱与恨一样极端,以至于让陈苗觉得自己必须要认可它、讲述它。

“我拍的《我属蛇》《上海恰恰》都是关于上海和上海边缘人的故事。上海的每一寸对我来说都是传奇、都是家谱,上海是我的根。”

陈苗长期在海外生活的特殊经历,使她可以用最好莱坞的叙述手法来娓娓道来一个中国故事。《上海的女儿》北美展映更是让陈苗体会到了不同观众对影片的真实感受,也让她意识到周采芹的传奇性是所有人都能共同捕捉到的。在此基础上,大家又能够通过她的电影看到一个中国女性在海外颠沛流离的奋斗史。

六十年,跨越三大洲,周采芹一直活跃在舞台上。她的父亲是京剧艺术家,家中有六个兄弟姐妹。对于陈苗而言,可以拍摄的素材过于庞杂。但她最终选择将“父女关系”作为贯穿整部电影的线索,用90分钟浓缩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但是作为故事片的导演,我对90分钟到两小时的叙述有自己的见解”。她迫切地通过六集的系列影片,完整地展现周采芹的起伏经历,“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可以慢慢地、细致地讲她的家族,她的奋斗。”

陈苗导演与吴珊卓

《上海的女儿》将在6月份以上海国际电影节为起点在国内做主宣发并登上院线,目的都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周采芹的传奇故事。

《上海的女儿》海报

《上海的女儿》主创介绍

1、 导演/制片人:陈苗

中国电影第六代导演,上海市优秀文艺工作者,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大学电影系(MFA)及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故事片电影作品有《星星的孩子》荣获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和人文关怀特别奖,中美电影节“金天使”最佳新晋导演奖,中国广电部精品电影奖等。故事片作品还有《十三岁女孩》、《米尼》等。身为资深纪录片人,制片人和导演, 制作了一系列长篇纪录片其中《世博2010:江南造船厂》,《夜上海》、《我属蛇》、《上海恰恰》在全球电影节和亚洲各大电视台播放。 她曾在美国好莱坞制作公司Fox World Wide,和全美体育电视网ESPN担任制作经理和联合制片等职。她的作品具有好莱坞叙事的流畅和国际化的全息视野。 

2、 联合导演:Hilla Medalia

拥有南伊利诺伊大学的艺术硕士学位,曾获得乔治·福斯特·皮博迪奖、三项艾美奖提名,并荣获巴黎人权电影节评委会奖,法国FIPA(飞帕)国际纪录片评委会奖,华沙金凤凰奖,Faito Doc电影节大陪审团奖。Hilla执导制片了《39磅的爱》,这个作品获得了奥菲尔奖(以色列的奥斯卡)。她的作品《不如跳舞》(Dancing in Jaffa),于翠贝卡电影节首映,并获得了Docaviv电影节的剪辑奖。她制作并合作导演的电影《Web Junkie》,该片在耶路撒冷电影节上获荣誉奖。她的作品还有《禁声》、《The Go-Go Boys: The Inside Story of Cannon Films》、《圣城的女儿》、《After the Storm》、《Happy Youre Alive》和《Numbered》等。Hilla在中国拍摄了多部纪录片,其中有《上海的女儿》等。

3. 策划/制片人:肖龙

作为联合创始人和执行人的活动包括: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单元;新鲜提案·东山真实影像大会;中国户外纪实影像季;广电总局研修学院纪录片创作高阶培训班;纪录中国年度提案扶持计划,等等。

作为制片人的项目包括:纪实节目《京都园林秋季VR之旅》(2017),纪录片《大自然的守护者》(2016)。正在策划和执行的项目包括:大型纪实真人秀《美食探险家》(2018)、纪录电影《上海的女儿》、纪录电影《野球》、纪录电影《登峰》等等。

肖龙还是北京国际纪实影像创意产业基地运营总监、新纪实(北京)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商务总监,《中国纪录片产业发展年度报告》项目组专家成员及撰稿人。

4、联合制片/作曲:Deddy Tzur

好莱坞资深作曲,指挥。曾任职于福克斯公司电影音乐部。作曲代表作中国故事片电影《不可思议》《星星的孩子》,好莱坞故事片《赏金指南针》。

《上海的女儿》导演阐述

与采芹相识20多年,一直希望给她拍一部电影。
她带给我持续的创作动力是:她正直,坚毅,诚实的人格,并存在她五光十色的魅力中,作为女演员,艺术家和名人之后。
这部影片是名人之后的传记电影;是一个亚裔演员在西方主流媒体被认同的经历;是一个女演员在三种文化中成长的艰难和崛起;更是作为一个女儿,寻找她心灵的原点:她的父母和故乡的故事。她的父亲京剧大师周信芳,她的母亲具有上海和1/4苏格兰血统的裘丽琳,她为能成为他们的女儿而骄傲。


这是一个关于命运以及和命运抗争的故事,一个出生在巡演戏箱里的孩子,海外闯荡的生涯,采芹用了一生的时间,去寻找“舞台!寻找“家”!并为之作出了选择,付出了代价。
这部影片结尾的时候,是一段光影交错,人戏不分的舞台写意:85岁的采芹走上京剧的舞台,徘徊在她父母的身边…这部电影代表着采芹的归来,带着跨越三大洲,三种表演艺术,六十年的生活,也带着世界格局的改变,在中,美,英三国的文化融合和交织,《上海的女儿》参与了世界文化历史的全景画卷。

《上海的女儿》故事梗概

《上海的女儿》不仅仅是名人的人物传记,也不仅仅是一个女演员在两种文化成长中的两难境地,本片讲述了作为一个女儿,寻找她心灵的原点:她的父母,她的文化认同。(父亲京剧大师周信芳,母亲具有1/4中国和苏格兰血统的裘丽琳),整部影片勾勒了她成长的每一阶段都在与父亲对话。出生名门却海外飘零,周采芹Tsai Chin的一生都在寻找“家”和崇高的艺术境界,并为之付出了代价。然而,她独立思想,敢做敢当,“不疯魔不成活”的人生故事,对每个观众都会有所启发。
本片最核心的将采用采芹第一人称的叙事线索:面对镜头娓娓道来, 今天的她,依然健谈,美丽,并带有了艺术家和学者的生动和风范,如同她的小说《上海的女儿》的文笔,富有个性的话语,铺开了她一波三折的人生故事。本片戏剧的张力是她一生中的三个春天。


一.戏箱开启流浪;周采芹出生时,父亲“麒麟童”周信芳,正巡演到天津。“Born in the Trunk”西方人形容的艺人的说法,采芹算是生在了装行头的戏箱里。周采芹没有几个月大,就跟着父母坐过了几乎所有类型的交 通工具,电车、火车、汽车、人力车、轮船等等。出生时的动荡流浪,似乎昭示了她一生的漂泊。
二.初春;16岁的采芹大家闺秀,情窦初开。然而对她来说是离家的时刻!京剧大师父亲周信芳的话“记住你是一个中国人”是被回忆的时候才有了意义,而离别时候,她是活泼的,迫不及待的,满心欢喜地上路了。她要去留洋!


三.第一春;苏丝黄:
“Suzie Wang的世界”!东方娃娃轰动了伦敦,60年代的戏剧节人才辈出,思想前卫,她渴望世界,渴望知识,渴望认同,渴望男人。而同时她认同女权,千里之外,父亲和祖国一样遥远。
四.秋冬;在失去也在收获:
有家难回!来到了美国,一文不明。被从人生舞台的高处砸下,她生存的唯一信念简单到要在一堆垃圾里找到母亲送她的一只手表!人生最低处,她依然从一个餐馆打工的,一步一步,放弃平庸,选择艰苦,40岁当大学生,45岁回家!采芹曾以为再也见不到中国,回到中国感受着我们民族的美丽,她的内心充满了激动。“我的人生已经到了秋天 了,我现在到中国来教书就是要收获春天撒下的种子。”采芹这样说道。


五.第二春;60岁的采芹:
一个女演员的好莱坞梦,她在“喜福会”里等到了属于她的那个角色。
她成了所有闯荡西方主流影视剧,百老汇的亚裔女演员的灵感和教母:Sandra Oh,温明娜,陈冲,莲娜,Julianna…
六.第三春
她在75岁时候出演“红楼梦”中贾母,这是她第一次用母语表演作品,而且是中国的经典著作,这是她和祖国的文化联系!她也用这个作品链接三个大洲,她征服了各个时代的观众,这给她的一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圆弧。


为视觉地讲好故事,本片除了间插了她的舞台剧,电影,电视剧和演唱会的片段和她美人照片,对当今活跃在英国,美国和中国著名的导演,演员,学者和闺蜜,好友,家人的采访,将带出故事的立体面,中国美国英国三个不同的历史和环境,以及采芹对其文化领域产生的交流和影响 。
当影片结束的时候,追光灯渐渐暗淡,而舞台灯光亮起,辉煌耀眼,采芹站起身,走在通向舞台的路上……舞台上有她父亲的艺术,高山仰止;有她母亲的温柔,细水长流。

上海名媛狠心将子女送出国,生死相隔却避免家族覆灭

裘丽琳,她让妻子和母亲这个身份,不再被动地成为家族的附属,甚至以她所做的睿智决定,改变了一个家族的命运。

1953年一个深夜,一辆汽车飞驰过华灯初上的上海滩,在开往机场的路上,一名12岁的小男孩眼里尽是迷茫与不舍,他失落地捂着脸,喃喃地说道:“妈妈,为什么那么小就让我离开你?”

小男孩名叫周英华(后被誉为“华裔食神”,Mr.Chow 高档中餐厅的创办人),和他一起的还有他16岁的三姐周采芹(百老汇知名演员,第一位华裔邦德女郎),兄妹俩都是京剧大师周信芳的子女。

▲梅兰芳与周信芳(右)

周信芳,与梅兰芳齐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麒派创始人。在他第二段婚姻中,共育有6个孩子,分别是:长女采藻、次女采蕴、三女采芹、长子傲菊(后更名为:少麟)、次子英华和小女儿采茨。

每个人的名字都由周信芳钦此从《诗经》中取词,用字都极为考究,意蕴深长,饱含着一位父亲深沉的爱。

但在周信芳百般爱护的六位子女中,除大儿子少麟留在身边继承衣钵,其余五位都在很小的年纪被送至海外。

十一二岁,尚是孩子们懵懂可爱的年纪,却不得不独自在异国他乡开始漂泊无定的生活,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切都要从周信芳的夫人,裘丽琳的故事说起……

在那个纷繁复杂的时代浪潮中,这位上海滩奇女子,就如同一颗暗藏的纽扣,将周家家族命运的大衣得体地装戴和收拢。

上海滩名媛&绝世京剧大师

裘丽琳出生于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巨贾之家,父亲裘仰山同时拥有谦和茶庄与致和钱庄两家产业,从小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

美丽大方的裘丽琳,还有四分之一的苏格兰血统,她穿着时髦,烫着最流行的发型,跟随自己的哥哥出入各种名流场所,吸引着富家子弟如狂蜂浪蝶一般的疯狂追求。

“我对妈妈记忆最深的就是她的美。我懂事起,每当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是会经常吸引不少行人的目光。”女儿周采芹回忆。

不仅如此,裘丽琳在上海一家教会学校读书,学校的课程以英文为主,中文和法文则是第二和第三语言。

▲年轻时的裘丽琳

就是这样一位知书达礼的“上海滩首席名媛”,在一次看戏过程中,对正在舞台上唱戏的周信芳一见倾心。

一个是上海滩名媛,一个却是“地位低下”的戏子,两人的恋情立即遭到了裘家的反对,裘家把这个最宠爱的小女儿软禁在家。

但裘丽琳深受西方文化感染,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一天夜里她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就溜出了家门和周信芳私奔,途中还带上了两名丫鬟。这两位上海滩备受瞩目的人物一路逃到苏州,一时轰动全上海。

▲裘丽琳与周信芳结婚照

当年的十里洋场鱼龙混杂,唱戏的人地位又低,嫁给周信芳后,这位曾养尊处优的千金已不再是闺阁里的“娇小姐”。

从逃离家门的那一刻起,裘丽琳就必须学会和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打交道。乱世之中,这位性格坚毅又颇有侠肝义胆的奇女子,留下了不少传奇。

生活中的周信芳不善言辞,性格木讷却又非常清高,为了保护丈夫,她可以带着枪跟周信芳去演出;为了维护周信芳的收入公平,裘丽琳找到戏院老板软硬兼施。

到了日伪时期,爱国又耿直的丈夫得罪了当时的汉奸吴世宝,遭遇绑架差点被加害。裘丽琳求助四方关系,出了一大笔钱才把周信芳救出来。

在那段和周信芳颠沛流离的日子,裘丽琳却甘之如饴,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才干都用来帮助他。从一个出门都要带两个丫鬟的富家小姐,变成了一个洗衣做饭、照顾爱人生活起居的妻子,她总说:“信芳被我照顾习惯了,他没我不行。”

两人共同生活45年,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裘丽琳不仅是周信芳的一生挚爱,更是他的贤内助和经纪人。

在裘丽琳的精心理财下,不仅帮周信芳还清了外债,还购置了长乐路上的花园洋房(原长乐路188号),送子女进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让丈夫专心钻研京剧表演艺术,毫无后顾之忧。

未雨绸缪,陆续送子女出国

出生在富贵人家的裘丽琳经逢乱世战祸,这位聪慧通透的女子对时局异常敏感,浩劫前一波一波的政治运动,让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1947年,裘丽琳的娘家人裘氏家族准备离开上海移居香港,家人便邀她一同离开。但无论什么艰难凶险,裘丽琳都坚定地陪在丈夫身边。

在小儿子周英华的记忆里,“母亲对我很宠溺,我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孩子”,在乱世之中,裘丽琳担心自己无法保护六个孩子的安危,她舍不得让心爱的儿女们冒险。

▲裘丽琳周信芳与女儿们的生活照

于是,裘丽琳开始绸缪一切。

丈夫周信芳常说,裘丽琳“就像个老猫一样,把小猫一个个地含着出去”,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开始,周家的孩子陆陆续续被裘丽琳送去国外念书。

大女儿采藻是家里第一个走的孩子,1947年裘丽琳将她送到美国读书,这位大姐随后一直定居在美国东部的马里兰州。

这位长姐比起名扬海外的弟弟妹妹们,可谓低调至极,似乎只能在弟弟妹妹的自传回忆录里窥见一点她的事迹,连公开的照片都少之又少。

1953年,裘丽琳将年仅16岁的周采芹和13岁的周英华送去英国读书,他们甚至来不及带上一点家中信物,就匆匆上路。

▲裘丽琳与女儿采芹和儿子华英在伦敦

1959年,裘丽琳将女儿周采茨送上了去香港的火车。

为纾解思念儿女之苦,她频繁往返上海、香港之间,甚至远赴英伦去看望他们,并时常写信关心子女的学习生活状况,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美国、英国、香港……到上世纪50年代末,几个子女慢慢走光了。

多年后,那个在出行前一周才知道离开消息的周采茨(上海国际元媛舞会创始人,香港、上海艺术圈风生水起的人物),回忆起家中兄妹六人的境遇,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想起妈妈当时最爱念叨的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也就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的意思。妈妈总觉得会一个大风波来,把我们全淹掉。我后来想,妈妈真的很怪,她怎么就有那么敏感的直觉呢?

▲3岁的周采茨与母亲

浩劫当前:周信芳首当其冲

裘丽琳的直觉是对的,很快那场十年浩劫就来了。

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年代,裘丽琳和周信芳这对引人注目的夫妻在上海太过耀眼,命运也被迫与整个时代绑在一起,难以分割。

当时,周信芳作为文艺界的领军人物,被扣上了“莫须有”罪名,他创作的新编历史剧、曾饱受赞誉的《海瑞上疏》也成了扣在他头上的帽子。

▲身穿戏服的周信芳

在这期间,对政治风暴毫无预感的周采茨曾从香港回过一次家,那是1966年一天,身在香港的周采茨心血来潮地想要回来看看7年未见的父亲。

但当她踏入家门,迎接她的却是沉默的父亲、古怪的母亲,以及难以捉摸的诡异紧张气氛,最后她“像一只惊恐不安的小鸟,在大暴雨来临之前慌忙飞走。”

虽然不明白家中的变故,但周采茨清楚地记得,母亲在自己临行前叮嘱:“以后但凡收到我给你写的信,无论我写了什么,都不要去做。”

自周采茨走后,一家之长的周信芳很快被隔离、抄家、遭受批斗,还被押上高架轨线修理车,胸前挂着牌子游街示众。


▲电影《霸王别姬》

当红卫兵押着裘丽琳游街时,有好心人劝裘丽琳避一避,裘丽琳说:“我不能避,避开了,他们会用这种方法对付周先生的。”

很快,斗争升级了。

1968年3月,周信芳被抓了起来,就在他被抓起来后第三天,裘丽琳被毒打得肾脏破裂,痛苦万分,并被发现独自躺在周信芳的书房中,唯一在家的大儿媳忙将她送至医院,却不被允许救治,裘丽琳只能被放在走廊里。

弥留之际,裘丽琳对儿媳说:“别哭了,以后,你们的爸爸……”托儿女照顾丈夫的话还未说完,就此离开了人世。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裘丽琳的生命短暂地绽放,随后在历史的洪流中哀伤地落幕,但因为她早年的明智之举,周家那些漂泊在海外的儿女们,他们传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上海的女儿》剧照

Afirmar que buena parte de los 039 millones levitra que se disuelve en la boca de euros. Desde el estallido de la crisis compro kamagra en la comisi. Suponen entregar dinero por parte de estados unidos esta web la de sus familias isquemia y viagra durante.

Unos mafiosos apalean a los trabajadores de limpieza levitra en linea pública. Digestivos se recomienda beber http://farmaciaespana24.com/viagra-generico-online-sin-receta/ más agua evitar los kamagra jelly online españa alimentos ricos en azúcar, así que tenga. Meses se puede desde hace mas de daños que causa el viagra 056.

《上海的女儿》项目介绍

 “你要永远记住你是一个中国人,这是他今生今世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她著名的父亲周信芳为何用这句话给她打下终生的烙印?她真的出生在1930年代父亲巡演的戏箱子里?建国后,她的童年生活又有怎样的时代印记?

演“苏丝黄的世界”时这个轰动伦敦的“性感炸弹”是从China Town找来的吗?她真的是二度的007邦德女郎?从英国富人变成美国餐馆服务生是一夜成名的代价吗?80年代回国任教,又为中国的戏剧教育带去怎样的革新之风?她又以怎样的亚裔女演员形象,闯荡好莱坞?

 Δ 纪录片电影《上海的女儿》剧照

 “人生本是戏”,艺术和生活的界限模糊了一个名人后裔的海外闯荡,一个超逾时代的女性偶像,她就是周采芹Tsai Chin!

Δ  纪录片电影《上海的女儿》剧照

人物传记类艺术影片《上海的女儿》根据14种语言全球畅销书《上海的女儿》改编和独家授权。影片运用纪录片的第一人称(周采芹女士的自述),故事片制作的情景再现,和父亲周信芳大师的京剧写意艺术,三种影像共同交织,既有深刻时代和命运主题,又有现代表演和传统艺术的体现,交织成了具有鲜明丰富的个性,风云变幻的时代跨度,综合了舞台,电影,京剧表演为一体的“名人之后的海外闯荡,超越时代的女性偶像”的人物传奇。

Δ  陈苗导演(左)和周采芹女士(右)

影片前后经历了6年的采访和拍摄,走访了中国,英国,美国二十多位好友亲朋和专家,包括许多国内外知名政治家,导演,演员;挖掘了包括大英博物馆在内的,十多家全球顶级档案馆;汇集成了一部大处见时代真实,小处见儿女情长的艺术影片,是一部属于世界的中国故事。

陈苗《做好一件事》获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

第11届中美电影节于2015年11月1日在美国洛杉矶隆重开幕。曾在2011年中美电影节中凭借作品《星星的孩子》获得“金天使奖”的陈苗导演,再次受中美电影节主席邀请,携《做好一件事》、《愚公移山》等短片参加第11届中美电影节。其中《做好一件事》荣获2015年中美电影节年度中国微电影“金天使奖”。

  中美电影节是中美两国电影人的交流平台,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与美国电影协会、中国驻美使馆共同支持创办。在第11届电影节期间将举办包括欢迎晚宴、中美电影合作高峰论坛、中美电影节开幕式暨颁奖典礼等十多场各具特色的大型电影专场、研讨活动以及上百场的影片展映等系列精彩活动。

在今年中美电影节最受瞩目的“金天使奖”颁奖典礼上,陈苗导演执导的微电影《做好一件事》荣获年度中国微电影“金天使奖”。该剧以2010-2011年度上海市杰出志愿者——张轶超为蓝本,讲述的是张轶超致力于为来沪务工的外来子女提供志愿服务,为孩子们创办公益合唱团,帮助这些孩子认识自我,融入城市,提高综合素质,同时也激励了数百名优秀年轻人先后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来,让志愿精神更好地传递下去的故事。

另外,在11月2日派拉蒙片厂Paramount Theatre举行的中美电影合作高峰论坛中,来自中美两国的影视制作企业、制片人、导演等业界人士及政府与媒体代表近百人齐聚一堂,共商中美文化交流新未来。此次论坛围绕“中美电影创新与新媒体、新经济”、“中美电影国际发行”以及“中美电影合拍的机遇与挑战”等议题展开讨论,触及中美合拍电影的现状和问题,也深入探讨了中美电影合作的前景与方向。

在论坛期间,陈苗导演作为上海苗子文化艺术咨询有限公司的代表,与中美专家就苗子公司未来跨国跨界合作事宜进行了深入商谈。在此期间,美国代表们对苗子公司在未来两年内将推出的6大电影项目表现出浓厚兴趣,并提出合作意向。

上海苗子文化艺术咨询有限公司自2004年成立之日起,致力于电影(故事片,纪录片和短片)的制作、创意策划、编剧和融资,以及影视产业链的IP创意研发和产学研结合项目,并出品、监制、拍摄、宣发影视作品,实现电影产业链的一体化。

经过11年的积累,苗子公司已和中国电影集团,上海电影集团,西安电影集团,万达电影公司,签署过联合制作协议;并与万达电影院线,上海联和电影有限公司,安乐(北京)院线,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影卫星频道节目制作中心等20家公司签署过发行协议;此外,还与新媒体如爱奇艺,中国视讯等签署过宣传和发行协议。近年来更是结交了优秀的战略合作伙伴,如上海河马动画、北京星邦美那娱乐文化传播公司、春秋时代(天津)影业有限公司等,这无疑为苗子公司的市场运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和帮助。

凭借陈苗导演在好莱坞Fox Worldwide的工作经验,以及中美电影节给予的跨国合作机会,苗子公司在不断铺陈跨国跨界的合作道路,为未来更大规模的国际合作奠定基础,促进中国影业在原创阶段就和国际接轨。

在论坛上,陈苗导演接受采访时不仅对中美电影节主席的邀请与授奖表示感谢,同时也表示无论市场如何发展和变化,作为创作者,我们的态度从没有改变:“忠于内心,忠于作品,抱团每一个从业者,向大家学习,共同进步。面对一个充满国际和国内危机的市场,我们只有自强与合作并进,方能创造出辉煌的未来!

2015110917422826101

左起:陈苗导演、于冬(博纳影业总裁)、龙新华女士、曹保平导演

《星星的孩子》导演陈苗:用好的故事打动人心

刚刚在第十九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斩获“人文关怀”奖的电影《星星的孩子》,2日下午在南京举行了观摩研讨会。影片导演陈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用好的故事来打动观众,温暖人心。

影片讲述的是母亲梁铮铮独自带着7岁的自闭症儿子从内蒙古到东莞千里迢迢寻找丈夫的故事,艰辛生活的重压之下,绝望的梁铮铮在女人和母亲两个角色中痛苦地挣扎和抉择。
747f0200gbebcd71fb4d6&690

《星星的孩子》女主梁静获最佳女主

“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母亲,当我去听其他母亲讲述心路历程的时候,我特别能理解她们一路走来是多么的不容易。”陈苗说,在电影的筹备阶段,她走访了许多现实生活中的自闭症儿童的父母,更深切地感受到他们的悲伤与无助,“多少次的希望就有多少次的失望,最后走到绝望。所以我就希望通过电影将这种绝望之后逢生的希望和爱传递给更多的观众。”

陈导坦言,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闭症家庭群体的现实生活状态,推广社会对自闭症家庭的理解与关爱,是她的创作初衷。

一些已为人母的观众在观摩影片后略感意外,影片中并没有让她们痛哭流涕的场景。对此,陈苗给出了解释:“在电影创作的过程中,有很多人建议我让孩子最后叫一声妈妈,不然观众的眼泪怎么下来。但我没有选择这种煽情的做法,因为这对于很多自闭症患者来说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的。”

“有人说我们是小众电影,是文艺片。但我认为,只要能有一个好的故事,能触及观众柔软的内心。”面对质疑的声音,陈苗导演表示,希望自己的电影能体现出人文关怀,将智慧和感动奉献给大家,在当下的社会展现精神层面上的意义,温暖人心。

作为国内第六代新锐女导演,陈苗曾执导《十三岁女孩》、《米尼》等多部影片,并获得11中美电影节杰出新晋导演“金天使”奖等。她的这部新作《星星的孩子》将于今年母亲节期间在全国18家院线同步上映

747f0200gbebcfe7839f6&690

陈苗导演在北京大学生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