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导演陈苗:戛纳是全世界电影人的天堂

网易娱乐独家报道(文/第五铁峰)陈苗是北京电影学院87级唯一的女生,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前后几届仅有的一个女生,对于戛纳电影节的最初期印象也开始于电影学院求学时期,“那个时候张艺谋、陈凯歌他们就已经开始频频在欧洲电影节上拿奖,在我们心目中戛纳金棕榈就是至高无声的荣誉。”。

毕业之初,陈苗并没有和她的同学、学长们一样开始一段“地下电影”时期,而是选择了去美国进修,“我觉得我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所以我选择了去美国继续深造”,随后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纪录片拍摄工作,直到近些年才开始执导故事长片,去年她带着自己的第三部影片《十三岁女孩》参加了戛纳电影节。

网易娱乐:去年你的《十三岁女孩》入围了戛纳电影节青少年影展,对于参加戛纳电影节你有何感受?能谈下第一次赴约戛纳的感受吗?

陈苗:青少年影展单元是戛纳主办方从全世界选出10部青少年题材的影片参加竞赛,除了有专业的评委之外,他们还会邀请一些小朋友,比如在校学生等,和专业评委一起评奖。我觉得非常开心,戛纳电影节真的是世界各大电影节里将艺术和商业结合的最好的电影节,它每年选出的影片都非常有质量,而且电影节期间的电影交易市场也非常好,让电影的制作者和购买者有一个很好的沟通和交流的机会。

网易娱乐:有没有想过若干年后亲手捧起金棕榈大奖?

陈苗:到是真的没有这么期望过,但金棕榈肯定是所有电影人的一个梦,记得去年电影节期间观看韩国电影《密阳》的时候,电影结束后全场响起了长达7分钟的掌声,那样的情景真的让你觉得做电影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这对导演的创作热情和动力是很大的鼓励。

网易娱乐:就像你说的戛纳一直是很多导演的梦想,在你心中戛纳是什么样的?

陈苗:我上学的时候,张艺谋、陈凯歌这些师兄级的导演已经开始在欧洲电影节上获奖了,每次他们获奖以后,都会带着他们的影片来电影学院放映,那个时候开始对戛纳有了初步的印象,就觉得金棕榈是一个电影人至高无尚的荣誉。

我在好莱坞也有很多电影界的朋友,他们几乎每年都会去戛纳,不管是有没有自己的影片入围,就是去看电影感受电影的氛围也是很棒的,每年的5月就好像是全世界电影人的一个大聚会,那种无尚光荣和开心的气氛始终存在着。

网易娱乐:你如何看待中国电影在戛纳所取得的成绩?

陈苗:我觉得那些影片都是在中国电影史上值得书写的影片,他们代表的中国电影的一个时代,无人可以超越。

网易娱乐:在戛纳历史上获奖的影片中你最欣赏哪一部?

陈苗:太多了,真的要说一部的话挺难的,《霸王别姬》是我最喜欢的影片,当然它也获得了戛纳的金棕榈奖,陈凯歌在影片里对那一个时代的书写真的是无人能及。

网易娱乐:在有机会参与戛纳电影节的中国影片和影人,你最欣赏谁?

陈苗:我还是要说陈凯歌和他的《霸王别姬》吧,其他,娄烨的《颐和园》我也很喜欢,虽然没有得奖 ,但确实是一部很棒的电影,有他自己对于时代的思考和积淀,这和陈凯歌又有些不一样。

网易娱乐:中国导演在柏林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上屡屡斩获大奖,而戛纳电影节历史上,只有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拿过金棕榈,还是和澳洲女导演简·坎皮恩 《钢琴课》并列,此外都则一直没有机会,你怎么看这现象?

陈苗:一个导演要创造出一部伟大的作品,真的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陈凯歌在那个时候达到了创作的巅峰,所以取得了那样的成就,而后来的中国导演肯定还有再创辉煌的机会。

网易娱乐:在获戛纳大奖和票房卖座上,你更希望你的电影是哪一类?

陈苗:你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但是我想我的回答肯定不会令你满意。我觉得作为一个导演面对这个问题,那就要清楚你到底要什么了,在我们现在的这个创作环境下要想做到一些人说的两全其美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艺术还是要票房,那就做到那个方面的极致吧。

网易娱乐:今后还会将自己新的作品送往戛纳电影节吗?目前新影片方面有什么计划?

陈苗:我手头现在就有两个项目,也存在你刚才说的关于艺术和商业的判断问题,一个是很商业的影片,有冒险、动作的元素,是和加拿大合作的大投资,另外一个则是偏向艺术的题材,我想后者会去一些电影节参展吧。

采访手记:

陈苗是北京电影学院87级的学生,用她的话说是王小帅和娄烨的师妹,是贾樟柯的师姐。但是她的影像风格和电影美学追求却和第六代的其他导演有着很大的区别,“我不太喜欢描绘过去时代的风貌,也不喜欢灰色调子的主题”,陈苗喜欢将自己的镜头对准当下,因为在她看来现实的丰富性足以成为她电影书写的源泉。在她看来一个导演要创作出一部伟大的作品需要积累,还需要更多的外部因素的配合,陈凯歌就在1993年等来了属于他的《霸王别姬》。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20080505145018d8378

陈苗在戛纳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