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媛狠心将子女送出国,生死相隔却避免家族覆灭

裘丽琳,她让妻子和母亲这个身份,不再被动地成为家族的附属,甚至以她所做的睿智决定,改变了一个家族的命运。

1953年一个深夜,一辆汽车飞驰过华灯初上的上海滩,在开往机场的路上,一名12岁的小男孩眼里尽是迷茫与不舍,他失落地捂着脸,喃喃地说道:“妈妈,为什么那么小就让我离开你?”

小男孩名叫周英华(后被誉为“华裔食神”,Mr.Chow 高档中餐厅的创办人),和他一起的还有他16岁的三姐周采芹(百老汇知名演员,第一位华裔邦德女郎),兄妹俩都是京剧大师周信芳的子女。

▲梅兰芳与周信芳(右)

周信芳,与梅兰芳齐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麒派创始人。在他第二段婚姻中,共育有6个孩子,分别是:长女采藻、次女采蕴、三女采芹、长子傲菊(后更名为:少麟)、次子英华和小女儿采茨。

每个人的名字都由周信芳钦此从《诗经》中取词,用字都极为考究,意蕴深长,饱含着一位父亲深沉的爱。

但在周信芳百般爱护的六位子女中,除大儿子少麟留在身边继承衣钵,其余五位都在很小的年纪被送至海外。

十一二岁,尚是孩子们懵懂可爱的年纪,却不得不独自在异国他乡开始漂泊无定的生活,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切都要从周信芳的夫人,裘丽琳的故事说起……

在那个纷繁复杂的时代浪潮中,这位上海滩奇女子,就如同一颗暗藏的纽扣,将周家家族命运的大衣得体地装戴和收拢。

上海滩名媛&绝世京剧大师

裘丽琳出生于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巨贾之家,父亲裘仰山同时拥有谦和茶庄与致和钱庄两家产业,从小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

美丽大方的裘丽琳,还有四分之一的苏格兰血统,她穿着时髦,烫着最流行的发型,跟随自己的哥哥出入各种名流场所,吸引着富家子弟如狂蜂浪蝶一般的疯狂追求。

“我对妈妈记忆最深的就是她的美。我懂事起,每当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是会经常吸引不少行人的目光。”女儿周采芹回忆。

不仅如此,裘丽琳在上海一家教会学校读书,学校的课程以英文为主,中文和法文则是第二和第三语言。

▲年轻时的裘丽琳

就是这样一位知书达礼的“上海滩首席名媛”,在一次看戏过程中,对正在舞台上唱戏的周信芳一见倾心。

一个是上海滩名媛,一个却是“地位低下”的戏子,两人的恋情立即遭到了裘家的反对,裘家把这个最宠爱的小女儿软禁在家。

但裘丽琳深受西方文化感染,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一天夜里她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就溜出了家门和周信芳私奔,途中还带上了两名丫鬟。这两位上海滩备受瞩目的人物一路逃到苏州,一时轰动全上海。

▲裘丽琳与周信芳结婚照

当年的十里洋场鱼龙混杂,唱戏的人地位又低,嫁给周信芳后,这位曾养尊处优的千金已不再是闺阁里的“娇小姐”。

从逃离家门的那一刻起,裘丽琳就必须学会和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打交道。乱世之中,这位性格坚毅又颇有侠肝义胆的奇女子,留下了不少传奇。

生活中的周信芳不善言辞,性格木讷却又非常清高,为了保护丈夫,她可以带着枪跟周信芳去演出;为了维护周信芳的收入公平,裘丽琳找到戏院老板软硬兼施。

到了日伪时期,爱国又耿直的丈夫得罪了当时的汉奸吴世宝,遭遇绑架差点被加害。裘丽琳求助四方关系,出了一大笔钱才把周信芳救出来。

在那段和周信芳颠沛流离的日子,裘丽琳却甘之如饴,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才干都用来帮助他。从一个出门都要带两个丫鬟的富家小姐,变成了一个洗衣做饭、照顾爱人生活起居的妻子,她总说:“信芳被我照顾习惯了,他没我不行。”

两人共同生活45年,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裘丽琳不仅是周信芳的一生挚爱,更是他的贤内助和经纪人。

在裘丽琳的精心理财下,不仅帮周信芳还清了外债,还购置了长乐路上的花园洋房(原长乐路188号),送子女进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让丈夫专心钻研京剧表演艺术,毫无后顾之忧。

未雨绸缪,陆续送子女出国

出生在富贵人家的裘丽琳经逢乱世战祸,这位聪慧通透的女子对时局异常敏感,浩劫前一波一波的政治运动,让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1947年,裘丽琳的娘家人裘氏家族准备离开上海移居香港,家人便邀她一同离开。但无论什么艰难凶险,裘丽琳都坚定地陪在丈夫身边。

在小儿子周英华的记忆里,“母亲对我很宠溺,我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孩子”,在乱世之中,裘丽琳担心自己无法保护六个孩子的安危,她舍不得让心爱的儿女们冒险。

▲裘丽琳周信芳与女儿们的生活照

于是,裘丽琳开始绸缪一切。

丈夫周信芳常说,裘丽琳“就像个老猫一样,把小猫一个个地含着出去”,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开始,周家的孩子陆陆续续被裘丽琳送去国外念书。

大女儿采藻是家里第一个走的孩子,1947年裘丽琳将她送到美国读书,这位大姐随后一直定居在美国东部的马里兰州。

这位长姐比起名扬海外的弟弟妹妹们,可谓低调至极,似乎只能在弟弟妹妹的自传回忆录里窥见一点她的事迹,连公开的照片都少之又少。

1953年,裘丽琳将年仅16岁的周采芹和13岁的周英华送去英国读书,他们甚至来不及带上一点家中信物,就匆匆上路。

▲裘丽琳与女儿采芹和儿子华英在伦敦

1959年,裘丽琳将女儿周采茨送上了去香港的火车。

为纾解思念儿女之苦,她频繁往返上海、香港之间,甚至远赴英伦去看望他们,并时常写信关心子女的学习生活状况,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美国、英国、香港……到上世纪50年代末,几个子女慢慢走光了。

多年后,那个在出行前一周才知道离开消息的周采茨(上海国际元媛舞会创始人,香港、上海艺术圈风生水起的人物),回忆起家中兄妹六人的境遇,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想起妈妈当时最爱念叨的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也就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的意思。妈妈总觉得会一个大风波来,把我们全淹掉。我后来想,妈妈真的很怪,她怎么就有那么敏感的直觉呢?

▲3岁的周采茨与母亲

浩劫当前:周信芳首当其冲

裘丽琳的直觉是对的,很快那场十年浩劫就来了。

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年代,裘丽琳和周信芳这对引人注目的夫妻在上海太过耀眼,命运也被迫与整个时代绑在一起,难以分割。

当时,周信芳作为文艺界的领军人物,被扣上了“莫须有”罪名,他创作的新编历史剧、曾饱受赞誉的《海瑞上疏》也成了扣在他头上的帽子。

▲身穿戏服的周信芳

在这期间,对政治风暴毫无预感的周采茨曾从香港回过一次家,那是1966年一天,身在香港的周采茨心血来潮地想要回来看看7年未见的父亲。

但当她踏入家门,迎接她的却是沉默的父亲、古怪的母亲,以及难以捉摸的诡异紧张气氛,最后她“像一只惊恐不安的小鸟,在大暴雨来临之前慌忙飞走。”

虽然不明白家中的变故,但周采茨清楚地记得,母亲在自己临行前叮嘱:“以后但凡收到我给你写的信,无论我写了什么,都不要去做。”

自周采茨走后,一家之长的周信芳很快被隔离、抄家、遭受批斗,还被押上高架轨线修理车,胸前挂着牌子游街示众。


▲电影《霸王别姬》

当红卫兵押着裘丽琳游街时,有好心人劝裘丽琳避一避,裘丽琳说:“我不能避,避开了,他们会用这种方法对付周先生的。”

很快,斗争升级了。

1968年3月,周信芳被抓了起来,就在他被抓起来后第三天,裘丽琳被毒打得肾脏破裂,痛苦万分,并被发现独自躺在周信芳的书房中,唯一在家的大儿媳忙将她送至医院,却不被允许救治,裘丽琳只能被放在走廊里。

弥留之际,裘丽琳对儿媳说:“别哭了,以后,你们的爸爸……”托儿女照顾丈夫的话还未说完,就此离开了人世。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裘丽琳的生命短暂地绽放,随后在历史的洪流中哀伤地落幕,但因为她早年的明智之举,周家那些漂泊在海外的儿女们,他们传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